疯狂货拉拉:涉多起贩毒走私运送枪支案 百亿估值难掩货运乱象


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  时间:2021-02-24





  花季少女跳车身亡,再一次把货拉拉推向舆论场。


  根据公开信息梳理,2月6日晚间,在不到10公里的车程内,搬家的车女士在车辆行驶途中跳窗,并在送医后因伤势过重,不治身亡。


  吊诡的是,在此段行程中,货拉拉车辆曾三次偏航。而在货拉拉App及相关车内,没有相关录音、录像设备,案件内情难以直接记录和取证,而案件事实成为尚待解开的谜团。


  中国科技新闻网注意到,货拉拉的管理缺位,意外使得货拉拉间接成为违法犯罪行为的“工具”,而资本推动的百亿估值更有待检验。


  沦为走私贩毒运输工具


  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货拉拉的身影在多个走私案件中出现。


  2021年1月5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则走私普通货物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,2019年5月起,被告人吴某赐利用驾驶深港两地车的便利条件,为他人走私货物入境。吴某赐通过社交软件接收接头人“阿成”的信息,获知到香港接收走私货物的时间、货物数量、品种、对保价,驾驶深港两地车前去接取走私货物。

1.png

  在此过程中,接头人“阿成”安排货拉拉物流到指定地点接收货物,被告人吴某赐或黄某新会在走私货物全部搬到货拉拉车上以后,对货拉拉车牌拍照,由吴某赐通过微信发给“阿成”确认已交货,并由吴某赐现场垫付货拉拉车费。


  货拉拉更在多起贩毒案件中,扮演运输工具的角色。2020年10月,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判决 书显示,2018年10月份开始,被告人陈某兵、张某南合谋贩卖毒品饮料,另一被告人翁某森在明知陈某兵制毒的情况下,多次将丁内脂贩卖给陈某兵。

2.png

  判决书记载的笔录信息显示,翁某森供称自己是广州昌升化学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,公司合法销售丁内酯,自己以每公斤16.5元以公司名义对外拿货后私下销售。2019年2月,陈某兵通过微信以1.5万元购买50公斤丁内酯,翁某森则自己通过“货拉拉”送货,并到陈某制毒仓库参观;2019年2月底,陈某兵再次以1.5万元购买50公斤丁内酯,翁某森再次通过“货拉拉”送货;2019年3月,陈某兵通过微信以3万元购买100公斤丁内酯,翁某森自己通过“货拉拉”送货;2019年4月,翁某森自己再次通过“货拉拉”将100公斤丁内酯送货给陈某兵指定仓库。


  丁内酯不属于易制毒原料,但利用丁内酯再添加某种化学原料可以制成毒品Y-羟基丁酸。

3.png

  2020年9月,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刑事裁定书表明,2018年5月15日,被告人吕某涛通过货拉拉平台叫车运送50箱“冰糖雪梨”,并以500元好处费安排下属张某才随车押货,在卸货过程中被民警抓住。经检验,对查获的疑似新型毒品“冰糖雪梨”,检出毒品成分γ-羟基丁酸。

4.png

  不仅如此,货拉拉还曾被用于非法枪支的运输。2019年9月,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《张某强非法制造、买卖、运输、邮寄、储存枪支、弹药、爆炸物二审刑事判决书》显示,张某强与杨某江共同出资经营拓泰公司,2017年11月,邓某委托杨某江以每件25元的价格定做510件枪身,并根据邓某提供的收货地址,通过“货拉拉”进行发货。


  管理缺位拷问百亿估值


  公开信息显示,货拉拉创立于2013年,以同城货运业务起家,后将营业范围扩展至跨城货运、企业版物流服务、搬家、零担、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等方面。截至2020年11月,货拉拉服务已经覆盖国内352座城市,月活司机48万。


  不仅在货物层面乱象频出,在用户端,货拉拉驾驶司机或涉嫌买毒、偷窃等行为。


  2020年3月,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的一份刑事裁定书显示,2019年3月7日至3月24日,买毒人陈某2、陈某1四次共同出资向被告人陈龙购买毒品******,两个买毒人三次驾驶货拉拉面包车进行交易,而这意味着,驾驶此辆货拉拉面包车的人,或许正是在货拉拉平台注册的货车司机。

5.png

  事实上,货拉拉官网显示,想成为一名货拉拉司机,条件很简单:只需下载其App,并完成个人信息与车辆信息的注册即可,在等待培训通过后,即可进行接单。

6.png

  在社交平台上,一位用户询问“有吸毒史可以注册货拉拉吗”,有网友的评论很是直接:“货拉拉招人无底线的,是人交1000保证金就可以,拉毒品也可以”,另一位网友则称其有吸毒案底,但依然成功注册了货拉拉。


  中国科技新闻网注意到,还曾有货拉拉驾驶员在运输过程中实施盗窃行为。2020年6月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的刑事裁定书显示,2019年5月,被害人戴某通过手机货拉拉软件下单运货,被告人麦某接单,驾驶粤A牌面包车到达订单约定的地点装货。在卸货时,被告人麦某趁被害人戴某不备,藏匿一箱茅台酒在车上,搬完其它货物后离开现场,此后该货物被缴回,麦某最终被判刑十个月,并罚款1000元。

7.png

  2021年1月,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刑事裁定书显示,货拉拉平台有限公司(武汉)货车司机桂某光,因涉嫌犯盗窃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。


  除盗窃外,货拉拉还曾发生司机性骚扰事件。2018年8月,有媒体报道《杭州女孩遭遇货拉拉司机性骚扰,吓得有家不敢回在酒店住了20多天》,此事件让货拉拉上了热搜。事后,深圳货拉拉登门向受害人一家当面道歉,涉事司机也被永久封号。


  在第三方投诉平台上,关于货拉拉司机和下单用户之间的摩擦更是比比皆是。检索黑猫投诉平台,关于货拉拉的投诉超过3000起,大量投诉指向货拉拉司机丢失货物、私自加价并辱骂客户等问题。


  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引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、教授盘和林的评论称,“货拉拉在管理上依然是粗放的,缺少必要的准入门槛,未来货拉拉需要对司机完善审核,并在运营车辆内部安装必要设施,比如录音录像。”盘和林表示。


  用户海量投诉,资本却依然对货拉拉趋之若鹜。自2015年起,货拉拉先后获得8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高瓴资本、红杉资本、顺为资本、Tiger Global Management、博裕资本、零一创投等公司,2021年1月20日,其拿到了15亿美元的F轮投资,估值冲向100亿美元。


  话音未落,货拉拉的补救措施匆忙出炉。2月24日,货拉拉官方发布致歉,并提出跟车订单场景上线强制录音功能等七项整改措施。然而,在货拉拉官方微博评论区,网友评论对此并不买账。

18.jpg

  截至2月24日下午,货拉拉致歉公告的微博评论已经超过1万条,热门评论直指货拉拉和司机,均与跳车女孩的死亡脱不了干系。

20210224172301232.jpg

  不仅如此,还有网友称货拉拉为“祸啦啦”,还有一位网友表示,“货拉拉最应该道歉的是路线导航不合理,为了压榨司机已经不考虑后果了。给货车设置私家车的导航路线,完全不考虑货车在城市内限行,以及红绿灯多少和堵车问题。出了事拿司机顶。”


  舆论汹涌,货拉拉的百亿估值或面临市场重估。(成方)


  转自:中国科技新闻网

  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“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”,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。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。版权事宜请联系:010-65363056。

延伸阅读



版权所有: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ICP备11041399号-2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